一个霸者的江湖 147、西去

小说:一个霸者的江湖 作者:道无厓 更新时间:2020-01-02 23:40:46 源网站:大家读
  人生的路皆有尽头,燕狂徒的路有没有尽头?

  不知啊。

  晨雾之中。

  却见戈壁荒漠上来了两个人。

  两个很奇怪的人。

  这两个人,一个提矛而走,一个负手而行,不说话,也不动手,他们只往西走。

  提矛的是个老者,披头散发,形如野人,如今这等冷寒的天气,他只裹了件兽皮,脚上连鞋子也没有,一双沉沉的眼睛更阴沉了,又好像本就这样,灰暗无光,偶有光华,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血光。

  而他左手一二十丈外的人,也在走。

  青衫负手,白发被晨风惊动,浓密的宛如狮鬆般,尽皆披在脑后,他步履沉稳有力,一步落下似生根,两步落下如高山峻岳拔起,一步步,步步无声。

  沉静的面容上,只有一条狭长如丝的红痕,那是一条旧年的疤痕,久未消去。

  没人说话,只是走,不知疲惫的走,像是在找寻着什么,他们已从金国境内走到了辽土,仍是不停歇的走着。

  这两个人,一个乃是金国皇族老祖,传说横行无敌的“十冠王”,另一个,自然就是燕狂徒了。

  为何西去?

  只因他们二人昨夜相见之后,竟然皆无全胜把握,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彼此想法,不过一念生灭。

  既无全胜把握,便意味着多出两败俱伤,或是同归于尽的结果,所以,这第三人便不能例外,不能逃过此战。倘若他们二人同归于尽,那这第三人岂不坐收渔翁之利,到时候,金、燕二国又有何人能敌?

  所以,燕狂徒改变了想法。

  这第三个盖世高手,不能任他旁观,更不能任他独处事外,不然恐有大患。

  此战,要一战定乾坤,定这天下大势,定下谁主沉浮!

  远处,一对辽兵正呼啸着纵马而来,扬鞭,挥刀,望着他们二人,眼中俱是难以掩饰的兴奋还有杀意,未到近前,已有辽兵弯弓搭箭,口中大喝道:“着!”

  弦震,箭出。

  一支羽箭“嗖”的便破空朝燕狂徒摄来,那对骑兵同时分开,一拨朝金国老祖掠去,一拨朝燕狂徒奔来。

  二人皆未见动手,更无动作,神情平淡,依旧向西而行,仿佛未曾看见那箭,未曾看见那刀,更未曾看见那人。

  只是但凡接近燕狂徒四五尺之地,无论是箭,还是人,或是马,竟然就好像一指扬灰般在风中飘散,连同声音,也是起的莫名,消的诡异。

  这一队怕是有两千骑,此刻一见这等匪夷所思的场面,无不头皮发麻,如见鬼神。

  缰绳乍然一拽,马立长嘶,有的惊恐掉转而回,有的被马身翻倒在地,压的筋断骨折,五脏破裂,可等燕狂徒走过,那些悲鸣的马,连同哀嚎的人,便在冷冽刺骨的晨风中一点点的散开,不见血液,只有尘埃,有的散在风里,有的落在尘里。

  前一刻还呼喝不停,纵马扬鞭的声音,此刻,又变得寂静非常。

  十冠王与他则几乎一般。

  老者沉眉垂目,手中只提着拿着一杆骨矛,像是在想着什么事,同样的对这辽兵没有半点反应,浑然未觉。

  但是那些辽兵就在接近他的时候,浑身上下却陡见无数密密麻麻的乌光凭空乍现,洞穿他们的身子,将其连肉带骨,连血带髓,碾成万千微尘。

  马背上的人,人身下的马,便在这一刻“砰”的如光散开,不留痕迹。

  更诡异的是,燕狂徒与十冠王的距离从始到终始终一致,不变。

  大战将起,两人心照不宣,此时此刻,皆在调整状态,而燕狂徒则是在磨砺他的所学,一身所学,亦如他先前以身丈量山河。

  见过了青山,见惯了绿水,如今他又见到了贫瘠的戈壁,见过了明亮如镜的湖泊,见到了蔓延无尽的冰河。

  天地辽阔,又是否有尽头?

  生死之局将至,燕狂徒却无半点恐惧,亦无退缩,有的只是平淡的心绪。

  只因此战避无可避,在所难免,他似乎已猜到第三个高手的所在。西方,想来只有蒙古了,果然因缘际会多有无常,他们的胜负,关系着各自家国的崛起与存亡,生死与之相比,早已不足一提。

  败?死?

  燕狂徒心绪忽的有了波动。

  这一丝的波动,却让那“十冠王”微微侧过了视线。

  老者就好似一个故友般用他那沙哑的嗓音道:“你的心乱了!”

  燕狂徒点点头。

  “我有妻子,还有两个儿子,曾立同生共死之言!”

  老者目光闪烁,像是火焰般亮起,又像是火焰般黯淡。

  他说。

  “败就是死!”

  “我知道!”

  燕狂徒也看向他。

  “你的心也在乱!”

  十冠王缄默了许久。

  “我太寂寞了!”

  “我只是怕,你们死了,这世间我再无敌手!”

  他声音很低,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燕狂徒听的。

  这任谁听都觉得无比狂妄的言语,此刻却反倒有几分理所当然。

  “我十八岁便纵横北方,罕逢敌手,二十岁部中无敌,再无对手,我便远走雪域、大漠、草原,遍寻天下高手与之较量,奈何皆非三招之敌。很多年前我也曾生过去中原的念头,只是还未去,便遇到了一个人,那人来自中原,我与他大战三天三夜不幸输了一招,从此隐遁黑水,苦心潜习,创出乌日神枪,只是那人已再无消息!”

  燕狂徒安静的听着。

  末了,才问。

  “那人是谁?”

  老者微微思量。

  “我记得他身边女子好像提过“自在门”这三个字!”

  燕狂徒心中明白,必然是那浪迹江湖而去的韦三青了。

  “你也见过那个和尚?”

  老者自顾道:“那人所修习的似乎是极为罕有的精神法,我曾远远感受过,浩瀚博大,极为非同凡响,好像源于天竺。据传昔年达摩老祖只履西归时,曾在这世上留下过一本无上典籍,乃是一种盖世绝伦的精神法,谓之涅槃大道,不怖生死,可于世间轮回长存。达摩昔年传法之初,曾受天下各方高手拳打脚踢、刀劈剑斩、火烧水淹、不眠不食五百日,甚至吃下穿肠剧毒都安然无恙,乃至圆寂之后,留下只履西归的传说,皆是凭此涅槃之法。”

  “当年吐蕃曾有线索,我去找寻过,只是听说这被一位番僧所得,已销声匿迹,其上所流传出的东西殊为惊人,名为肉身佛。”

  他顿了顿,说了一些隐秘。

  “有僧者曾耗费百年光阴,修炼闭口禅,只为转世得无上神通,传闻开口即可降魔,一字一言皆含莫大愿力!”

  燕狂徒闻言脑海中已回想起之前在一座雪山上看见的那方石堆下,几快以肉身化成石佛的和尚!”

  还真是不得了的盖世大敌。

  这已算是达摩老祖的衣钵传人了。

  不过。

  他又岂会寻常,莫说是传人,就是达摩再生,胜败与否,也要问问他这双手!

  败?不能败,退,更是不能退!

  蓦然,燕狂徒眼波一动,原来戈壁已经过去,远方的天地尽头,一座座巨大的雪山,宛如镇守人间的神将,亘古长存,永恒不变,像是贯天接地,冲击着他的心神。

  巍峨高远的雄浑之意随着空气中的寒流扑面而来。

  出奇的,仿佛丈量的天地已到尽头,燕狂徒脚步一顿,脑海中竟下意识的冒出一片经文。

  山字经。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个霸者的江湖,一个霸者的江湖最新章节,一个霸者的江湖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