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霸者的江湖 066、湖上船影

小说:一个霸者的江湖 作者:道无厓 更新时间:2019-12-28 11:19:14 源网站:大家读
  “看来,咱们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夜色中有声音传出。

  另一个冷沉沉的声音道:“杀人不分时候!”

  月色朦胧,“苦水铺”阴影下像是分出两团黑影,周围“金风细雨楼”的人同时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退下吧,顺便把消息带回去!”

  燕狂行挥退了众人,连雷卷他们也忙逃也似的离开,然后这才瞧向来者。

  来人中一人是个白衣书生,神形潇洒,手中拿捏着一柄薄如蝉翼的折扇,另一个汉子却很奇怪,他竟然在缝衣服。

  “哎呀,我知道你,你不就是现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阎王爷么!”白衣书生嘿嘿一笑,他言语轻佻,眼睛里却流露出跃跃欲试。“不过,我却不信你能勾魂。”

  燕狂行却没瞧他一眼,视线落在那个缝衣汉子的身上,他看的是那汉子手中的针线,定定看了好几眼才道:“天衣有缝?”

  缝衣汉子只是专心缝着衣服,也不说话,甚至显得很是木讷。

  “看在王老三的份上我不为难你,让开!”

  燕狂行提着狄飞惊的尸体轻声一笑,虽笑,却语气平淡,难见喜怒。

  他这边还说着话,那个白衣公子已出手袭来,身法极其高明,潇洒飘逸,犹如白驹过隙,转眼已至眼前。他手持扇子,用的也是扇子,一把蝉翼纸扇被他一展一送,扇面横削而来竟削出了利刃破空声。

  “一扇日月晴方好,方恨少?”

  他扇面削来的快,燕狂行出手更快,扇子还未到眼前,一只手就已自下扣上轻轻弹了下他手肘的麻筋,原本来势极汹的方恨少如遭雷击,整条手臂一僵。

  “咻!”

  眼见同伴受挫,那个一直缝衣的汉子终于不缝衣了,脚下一动,本是折花挑线的指尖已捻针袭来,针未至,其上却皆有剑气吞吐,如劲风袭来,飞针走线。

  这头眼见自己一招便吃亏的方恨少自是不肯罢休,他右臂发僵还有左臂,左手攥指如鹰爪,施展的乃是打穴错骨的手段。

  可反击的念头刚起,眼前又多出一只手,并指如剑只在他手心一戳,这刚起的攻势立时因吃痛忙撤去,就在这么会功夫,那只手便如跗骨之蛆般连连咬住他的破绽,出手快如闪电,未等反应拇指已按在了他的风池穴上,百来斤的身子瞬间被提了起来。

  可怜方恨就似被扣住七寸的长虫,空有一身功力竟浑然使不上半点气力,像是只鸡仔般被燕狂行提起挡在身前。

  缝衣汉子万没想到方恨少与对方贴身相搏竟这么快就被制住,眼看刺的人变成同伴,他只能无奈收势退针,只是方恨少却像是一块破布般朝他扑来,就着月光就见那屁股上还有个清晰分明的鞋印。

  “哎呀!”

  黑暗中就听方恨少痛呼一声,随即就与天衣有缝撞在一起,两人猝不及防,连连退出老远。

  等定身再去看的时候,冷幽幽的月光底下哪还有燕狂行的影子,只有一句还没散的话依稀回荡。

  “多管闲事!”

  ……

  皎洁月光下,湖面莹莹生辉,似在发亮,雪亮,映着天上的月,还有湖上的影,人影。

  两条身影月下纵身而起,似如飞仙踏浪,足尖连点,溅起点点涟漪,惊世骇俗,无人得见。

  寒月当空,直到湖上如仙飞影凌波踏浪般掠至湖心一艘随风飘荡的蓬船上时,如此一幕才悄然隐去,来的飘忽,去的诡异。

  不多时。

  一抹昏黄亮光隐隐幽幽在湖心点起,随着湖面飘起的晨雾,一切若有若无,难以窥见。

  望着瘫软在船上紧闭口目的狄飞惊,燕狂行目光平静,伸手一按他后颈,口中提息再沉,右手已如弹琵琶般在他整条脊柱上拂过,自上而下,每弹一下便要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像是磨牙一样,一直拂到尾椎。

  “咔咔!”

  遂见狄飞惊原本瘫软的身子仿佛又紧绷了起来。

  原本众目睽睽中死去的狄飞惊,这个时候竟然再次有了鼻息,只见他似溺水的人一样,整个身子先蜷缩成一团,大口喘着粗气,然后才慢慢平复了下来。

  他先是又惊又疑的看了看自己,然后又看到了一旁的燕狂行与船头的白飞飞,一张苍白的脸慢慢恢复了平静与波澜不惊。

  沉默了好一会,狄飞惊才开口。

  “为什么?”

  他只说了三个字,很不解的三个字。

  “因为我要做一件大事!”

  燕狂行也显得很平常。

  “呵呵……哈哈……”

  狄飞惊那张脸忽然变了,他居然在笑,不知是在笑燕狂行的话,还是在笑自己的处境。但即便是笑,他也笑的很轻,很淡,像是风声。

  燕狂行什么都没说,任由他笑。

  笑到最后,像是终于笑够了,狄飞惊半垂着脖子,只说了一句话,他说:

  “我们是敌人!”

  清冷的话如那外面的寒雾,狄飞惊怎能不如此,便是眼前这个人凭一己之力几乎荡平了整个“六分半堂”的高手,连他也不能例外,可以说“六分半堂”的败亡有大部分原因要归结到此人身上,他不得不冷。

  燕狂行也开口了,言语慢条斯理,仿佛早已准备好了措辞。“我们曾经是敌人,这世上有的敌人可以成为朋友,有的朋友也可以成为敌人。如今六分半堂已亡,雷损已死,你便有了新的选择,”

  听到雷损已死四字,狄飞惊甚至不可察的一颤,他眯了眯眼。

  顿了顿,四目相对,燕狂行复又接道:“而且,死的可不光是雷损,六分半堂大堂主狄飞惊也死了。”

  船外一片朦胧,月光朦胧,寒雾朦胧,船头一道倩影正信手拂动着雾气。

  “唔!”

  狄飞惊深深呼出一口气,一口白气,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已死,这种感觉可委实有些奇怪。

  他缓缓合上眼睛,半靠在竹蓬上,像是在闭目等死,又像是在引颈受戮,但好在他并没有闭嘴,船上响起了他的话。

  “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一件大到何种地步的事,能令你改变了对我的杀心?”

  “你说,敌一人是英雄?还是敌一国是英雄?”

  一句话冷不丁的出现。

  忽然,狄飞惊的呼吸停住了,他像是心跳也停了,又慢慢睁开了眼睛,以一种很奇怪甚至是奇怪到诡异的眼神看向燕狂行。

  一人,“金风细雨楼”便是一人,只因苏梦枕就是“金风细雨楼”,而“金风细雨楼”也是苏梦枕,“六分半堂”与雷损亦然。

  而一国,狄飞惊又沉默了。

  “你说,一个家里,倘若外有洪水猛兽,内有纷争不断,可惜当家的又毫无作为,不思进取,还是非不分,该当如何?这个家,蛀虫太多,随时都有可能倒塌,待洪水猛兽一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不知道为何,狄飞惊的脸更白了,他气息有些不自然的起伏。

  “你想要金风细雨楼楼主的位子?”

  燕狂行却低低一笑,再也没有隐藏。

  “楼主?我要的可不单单是武林,我要整个天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一个霸者的江湖,一个霸者的江湖最新章节,一个霸者的江湖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