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 小棠棠的运气不是什么人都有。

  废品收购站也就是专门收废品的,想要捡漏,那真是太难太难了。

  姜城在废品收购站是一无所获的,不过如果说出来一趟什么收获也没有。那又不对,最起码,姜城看出了点门道儿。就像是在供销社里蛇形走位抢着买东西的, 未见得就是给自家买。

  看起来, 这更像是一门营生。

  大抵上, 他们与老花做的是差不多的, 虽然可能有些不同, 但是归根到底儿都是一回事儿。

  而另一则,原来兔毛这样的东西,在京北这么值钱。

  姜城想到自家千里迢迢从向阳屯背出来的两件兔毛大衣, 姜城觉得, 那背的不是衣服, 而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都是钱

  “爸爸, 我们去邮局呀。”小棠棠拉拉姜城的衣服, 说:“邮信”

  她提醒起来。

  姜城点头:“对的, 咱们现在就去。”

  姜城原本是想着一来就给家里报平安的,但是正好遇到买房子搬家, 他索性就等了几天。现在一切安顿妥当,也该赶紧给家里报个平安,若不然,不知道家里怎么担心呢。

  一家人来到邮局, 到窗口买了邮票和信封,姜城将信封好塞进了邮筒,随后将剩下几张邮票都交给了小棠棠。

  小棠棠高兴的翘着小嘴儿,他们一回家,小棠棠就将邮票放在了自己的邮册里。虽然她已经集邮一年半多了,但是实际上,她的邮票并不很多。

  一来是镇里邮局的品种不多;二来,他们家也没有富裕到随便买。

  小棠棠珍惜的把邮票放好,自己仔细的翻看一遍,心满意足的拍拍邮册,随后高高兴兴的把邮册收好。

  姜城看她这样,笑着说:“以后爸一定努力多赚钱,给小棠棠买许多许多的邮票。”

  小棠棠赶紧点头,萌哒哒的说:“好,也要好多好多好看的小裙子。”

  姜城笑了出来:“好,给你买。”

  小棠棠小脚丫一翘一翘的,昭示着小姑娘愉悦的心情。

  姜城虽然今天出门收获不多,但是既然答应了媳妇儿要看书,他自然不会倦怠,虽然他手里没有合适的书,但是却有唐妙笔记,她备考时候的笔记十分的详尽。

  有时候学习这种事儿就是个氛围,姜城都能认真,小狼和小棠棠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两个人立刻就安静的坐了起来,也开始复习起来。

  家里三个都在认真的学习,而唐妙却还在水深火热的军训呢。说起来,也亏得她的体力好,再看其他人,那可就没有唐妙这么轻松了。这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好些个年纪大的人,有不少都是知青,其实也在乡下干过农活儿吃过苦的。

  经历过双抢的人都知道,那样的日子,多么彪悍的大老爷们都扛不住呢。所以这个军训,怎么都比那个时候强的。可是强归强,他们不是从双抢的时候过来,而是从歇息了一个冬天过来。

  突如其来的严格要求,让他们简直身心俱疲。

  别说是女学生,就连男同学一个个的都摇摇欲坠,脸色苍白。

  一下午的功夫,足以让他们怀疑人生。

  好不容易,大家终于熬到了吹哨,不少人就地直接坐下,目光呆滞,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还有精神上的摧残,天知道他们今天下午被骂了多少次,被罚了多少次。

  就这样,教官还不满意呢

  苦哈哈

  现在读书能够读到大学的,基本上都是男女比例悬殊。而京北一又不是师范或者是卫校这样适合女孩子的学校,那么男女比例就更加差的大了。

  就像是唐妙他们这个班级,他们班级十二个女生,竟然已经是这一届里女生最多的一个班级。

  可是就这样,女生这么稀少,这些教官也一样没有对女生有一点的放水

  一点点,都没有

  真是铁石心肠啊

  唐妙看宋桃宁秀兰她们几个都直接坐地上不动了,过去拉她们:“别坐在地上,凉,对身体不好。如果累了慢慢往回走,边走边缓。”

  陶红红过去帮忙拉人,倒是莫离站在距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只看了眼,就别开了视线,捶腿说:“我觉得腿都要不是自己的了。唐妙,你真有精神啊”

  唐妙:“我体力好,上山打虎都行。”

  陶红红笑了起来,说:“你呀,就没个正经。”

  宁秀兰跟莫离因为抢下铺的事情闹得有点不愉快,她就觉得,莫离刚才的话是话里有话,是不想唐妙拉她。真是张嘴就要怼回去。不过唐妙接话快的,倒是把话题岔了过去。

  宁秀兰瞪了莫离一眼,莫离委屈的扁扁嘴。

  莫离年纪不小,她是知青,若是按年纪看,她在寝室排第三了,听说也有孩子了。不过她倒是不像陶红红唐妙他们这些人,反而是很柔弱的样子。

  但是毕竟年纪在了,长相又不是青春的范儿,有些举动做出来。并不怎么好看,倒是多了几分装模作样的感觉。

  最起码,宁秀兰是这么觉得的。

  眼看莫离扁嘴,她直接翻白眼。

  两个人的小机锋,旁人也都看在眼里,只是,都在一个屋檐下,谁也不好多说什么的。

  唐妙没看见吗也看见了,但是不怎么在意。

  龙生九子还各有不同呢人和人相处咋还能一点矛盾也没有不必太大惊小怪。

  “你们说,如果底子不好的人想要参加高考,怎么复习才最好”唐妙问了起来。

  宋桃赶紧:“我我我,我就是底子不好,我是擦边进来的。当时我们学校为我们摸底考了一次,当时我才考了不到五百分,当时我都吓死了。”

  “这个分数确实不高。”其他几个人议论起来。

  宋桃:“可不是吗好在我高考的时候运气好了一点,总算是觉得自己考得也还成,鼓足了勇气报考了京北一。没想到真的成了其实我当时特别的险。”

  唐妙:“”

  你们的底子不好,和我说的底子不好,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唐妙默默的望天,叹息一声。

  陶红红问:“你咋了家里有人要高考啊”

  唐妙点头:“对呀我男人还有我小叔子,他们底子都不怎么好我琢磨哎对了”唐妙拍手,说:“我晚上可以问一问助教啊”

  她的同学,像是最次的宋桃在普通人里也是学习好的。与其问他们,意义实在是不大,倒是不如问一问林老师或者助教,想来他们是更懂一些的。

  唐妙:“不行,我得回家一趟,到时候我直接去教室,你们不用等我哈”

  眼看唐妙要走,陶红红终于忍不住了,问:“你男人和孩子还没回老家呢”

  唐妙:“哦,他们住在这边的。”

  唐妙嗖嗖的跑了出去。

  眼看唐妙又飞奔出去了,几个人说:“在这边租房子住,压力很大的吧。”

  他们寝室的高昕是干部家庭,对这些不是很懂,而且一贯话不多,有点小高傲。但是宁秀兰就属于那种,挺爱显摆,但是有事儿也会摆出来的。

  她作为本地人,立刻解惑:“那肯定啊,现在租房子不好租的,谁家不缺房子啊有些人是为了贴补家用把一间房租出去,不过那样环境很差的。如果是租楼房,那么没有十块钱是下不来的。“

  “十块钱一、一个月”宋桃震惊了。

  宁秀兰奇怪的看她一眼,说:“当然是一个月啊难道你还想一年”

  几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都震惊了。

  不过,就算想问一问唐妙也是不可能了。

  她已经像是离弦的箭,嗷嗷的窜出去了。

  而这个时候,几个刚训练完准备去吃饭的教官互相对视一眼:“”

  亏得他们刚才还讨论明天要不要降低难度

  降低个屁

  这他妈都能去拉练的速度了

  他们分明就是有这个实力

  明天继续

  唐妙气喘吁吁的跑到家,觉得自己好像比中午快了一点点呢她进门就看到姜城正在厨房做饭,他笑着问:“回来了”

  顺手轻轻揽过她,为她擦额头的汗珠儿。

  “如果太急就别来回跑了。”

  他也心疼唐妙这样跑来跑去的。

  不过唐妙倒是还好,她探头看,说:“晚上吃什么”

  姜城:“玉米粥。”

  他说:“中午还剩了馒头。”

  唐妙挽住姜城,说:“我跟你说,我刚才突然想到,学习的事情,我自己学可以,要是让我说出个一二三四给别人分析,倒是不怎么能分析好。但是,我虽然不是一个好老师,但是我有老师啊我打算今晚上自习的时候问一问老师,看看他们能给我什么意见。然后我们制定一个好的学习方法,一定事半功倍。”

  姜城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唐妙说:“你着急跑回来,就是说这个”

  唐妙:“当然啊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姜城似笑非笑:“可是我怎么觉得,小棠棠和小狼都排在我的前面呢”

  “那你不会连孩子的醋都吃吧”唐妙调侃,说完又说:“咦他们两个小家伙呢”

  姜城:“我让小狼牵着小棠棠去后巷买烤红薯了。”

  唐妙瞠目结舌,使劲儿掐他:“要死了你我们初来乍到的,你还当这里是三大队吗他们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

  说着就转身要去找人,姜城拉住她,说:“这边虽然人生地不熟,但是总要适应一下的。而且这个时间正好是工人下班,学生放学的时间,路上人很多,咱们家又是靠着这条路的第一家,边儿上就是往里走的路。这条路人多,谁要是想要对他们干点什么,立刻就会有人看到。你相信我,没事的。而且,不多锻炼习惯一下,小狼下半年怎么上学到时候小狼上学了,小棠棠一个人在家里不是更不会出门了吗与其那样,倒是不如让小狼带着小棠棠多出门转一转,熟悉一下环境,你说对吗再说咱家两个孩子比猴儿精,真没事儿。”

  唐妙:“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

  还没说完,就听到开门的声音,两个小家伙手牵手进来。

  小棠棠:“妈妈”

  她开心的跑过去,平日也不是整天跟妈妈在一起,但是大概真的是换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吧,她离开妈妈一会儿就觉得好愁哦。小棠棠开动自己聪明的小脑袋瓜儿猜测,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来到陌生的地方,很没有安全感

  对的

  就是这个词儿

  安全感

  她开心的抱着唐妙的腿,说:“妈妈军训累不累”

  唐妙:“还行,跟上山打猎差不多,不过比上山打猎规矩大。我们那个教官呀,今天他”

  唐妙拉着两个小孩子坐下,絮絮叨叨的讲起今天军训的事儿,两个小孩子听得乐颠颠。

  姜城在厨房摆了饭桌,叫他们吃饭,娘三个这才过来。

  小棠棠:“爸爸,爸爸,妈妈说他们班有个男同学是沪市人,说话就是这样”

  小棠棠跟着学,学完了笑;又说:“还有一个陕甘那边,是这样说话”

  这母女俩还都挺有语言天分的,唐妙说的惟妙惟肖,小棠棠学的也不差。

  她两只小手儿交叠在一起,说:“每个地方的方言都不一样,说起来好有趣哦。”

  姜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突然说:“小棠棠,你再学一遍刚才的话。”

  小棠棠又来了一遍,姜城笑:“我们棠棠学的真快。”

  “媳妇儿,我打算换个口音,打扮一下去把咱们家的兔毛大衣给卖了。”姜城说起正事儿,要是一般人家,可不会在孩子面前提这些事儿,瞒都要瞒的紧紧的。

  但是他们家情况不同。

  唐妙当时昏迷,几乎是爷三个相依为命,有些事儿,姜城不能跟孩子说。若不说,他有个三长两短,孩子们怕是更完犊子。所以姜城事无巨细,都要说个一清二楚。

  而两个小家伙表现也很好,他们确实嘴巴严实,从不掉链子。

  正是如此,有一些事,姜城才不避讳。

  唐妙放下筷子,认真看着姜城,说:“阿诚哥,对不起。”

  姜城:“嗯”

  好端端的,怎么说起这个了

  唐妙微微垂眸,诚恳的交代:“你当时把两件兔毛大衣放在包里要带过来的时候,说是这边也许价钱更好。我在心里吐槽你是大笨蛋来着。”

  姜城一愣,立刻作势虎着脸:“好啊你,看我不收拾你。”

  唐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

  姜城:“小棠棠平时淘气最像你”

  这下子唐妙可不依了,瞪眼:“才不是”

  两个人耍花腔,闹了一小会儿,唐妙终于到了要晚自习的时间,因为没有手表,她只能预估,所以不敢太耽搁,只能提前过去。每每这样的时候,姜城就觉得一块手表真的很有必要了。

  也许,他把兔毛大衣卖了,就能买来一块手表了。

  为此,姜城很有心计的练了练方言。

  “爸,你学沪市的方言啊。”小棠棠小胖手抱着半个烤红薯,边啃边说。

  姜城:“为什么是沪市”

  小棠棠挺胸,一字一板,一副“我最聪明”的小模样儿:“可以吹牛”

  小狼最懂妹妹,为她解释:“我们买烤红薯的时候,烤红薯的大叔都说他们家的红薯是黑土种出来的,跟别人家的不一样。烤出来特别的香甜。我们既然卖东西,自然也要吹。”

  小棠棠使劲儿点头,小奶音继续:“要吹,大城市来的”

  姜城笑:“对,要大城市”

  总不能说,这是我们家在小山村猎的兔子剥皮做的吧听着就不上档次又怪恐怖的

  若说是沪市那边运过来的,其实也未尝吹不得。他大嫂的手艺又好又细致,为了弄得跟商场的差不离,他还从老花那儿弄了一点残次品的料子做里子呢。

  别看是残次品,但是质量一点也不差。

  “爸。”小狼撑着下巴,说:“我觉得,供销社附近也不是很好。”

  姜城也看出来了,自家两个小孩儿一点也不差,他其实原本也没打算去供销社周围兜售,不过眼看自己儿子一本正经的提点自己,问:“那你觉得,去哪里合适”

  小狼蹙紧了眉头,也没想好到底哪里更好。

  但是他就是觉得,供销社附近,不是很好。那边的人,更像是老花叔叔一样的人。这两年他时常看着家里的一些事儿,也是看明白一些道理的。

  他试着说:“他们买一定要压价的,我们又不是有很多,根本不必经过这么一道手续。最好是可以卖给本身就想买的人。”

  姜城笑了出来,眼看儿子想的很认真,姜城缓缓说:“你觉得,大学门口如何”

  小狼一愣,随后问:“为什么是大学门口”

  他又说:“不会给妈妈惹麻烦吗”

  小棠棠赶紧放下自己的烤红薯:“不可以给妈妈惹麻烦的。”

  她义正言辞。

  姜城笑:“我傻了吗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还不如兔子”

  他说:“你们觉得,护校那边,如何”

  小棠棠:“咦”

  小狼认真求教:“为什么呀”

  姜城:“女人多。”

  小狼没怎么懂,姜城换了个说法:“你妹妹要是看见好看的小裙子,眼睛发不发直”

  小狼恍然大悟,他撑着自己的小脸儿,认真琢磨了一下,说:“有道理。”

  小棠棠:“”

  她小耳朵竖起来,大眼睛瞪的大大的,哼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成女主那福气包小闺女,穿成女主那福气包小闺女最新章节,穿成女主那福气包小闺女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