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秘书系统 130、你令人心疼的样子【二合一】

小说:小秘书系统 作者:轻侯 更新时间:2019-11-20 00:10:07 源网站:少年文学
  跟郑子夏开好会, 鞠礼揉着脑袋回到座位。

  休息了一会儿,便下楼去买果汁喝就突然觉得自己需要补一点维生素。

  结果才到付好款, 果汁还在榨, 她就收到了法务部经理的告状电话:

  “鞠秘书啊, 那个高蔷,是你这边的对吧”

  “嗯, 是。”鞠礼眉头皱了皱, 已然从对方这句话里, 听出了一丝不对劲的情绪。

  “哎, 我一般是很少跟人生气的,但是这个高蔷真的也太不懂礼貌了。鞠秘书, 你这边得要好好管管她啊。哪有这样子跟人说话沟通的她是怎么在职场活到今天的”法务部女经理显然气坏了,上来就是一通吐槽, 往日里懂法精英的理性姿态都没了。

  语气很凌厉。

  “到底是怎么回事”鞠礼皱着眉听对方抱怨完, 并没有打断。

  但对方话音落后,她立即冷静询问。

  这会儿法务部的经历也冷静了许多, 之前跟鞠礼一起吃过几次午饭,喝过下午茶。

  因为一直觉得鞠礼是脾气很好, 性格很不错的人,是以在受气后, 没能忍住,立即打电话吐槽发泄了起来。

  一通话说完,她气也消了许多,这才开口道:

  “她过来跟我调历往发行合同。法务部这边的合同全入库归档, 我这边虽然有钥匙,但也是签了保密协议的,没有流程是绝对不能提档的。她跑过来就跟我要合同看,我说让她走流程,她还不同意,说是急,立即就要看。哇,一点礼貌都没有,过来开口就命令我啊,这么不客气的人我真没遇到过。”

  法务经理说着说着,又气了起来,语气再次变得激动。

  鞠礼长叹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

  “是这样,有一个任务需要明天完成一些资料查询工作。我一会儿就让高蔷补一下流程,调档流程上午走完的话,要调的那几分合同,下午应该能顺利调出吧”

  她语气很柔和,却并没有紧张的道歉,或者跟法务经理一起训斥高蔷,反而将话题转回工作本身。

  这种调合同的小流程,她可以代总裁直接批复。

  只要回头跟钟老板汇报工作的时候,一起上报就行。

  鞠礼的反应,跟法务经理小姐姐预想中的不太一样。

  她以为鞠礼会跟她一样气,与她一起骂高蔷。

  听到鞠礼是这样冷静的反应,她倒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思考了会儿,便回道:

  “可以的,流程走完,立即就可以调文件看。”

  “那就好,谢谢你了。”鞠礼说罢公事,才转了腔调,柔声道:

  “我回去会训斥高蔷,她在与人沟通这方面能力很弱,倒不是有意冒犯你,或者故意欺负人之类,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有不当的地方。”

  “也真是为难你了,要接盘这样一个下属。我看你不如跟hr说一声,干脆把高蔷辞了,自己再招一个新人多好。”法务经理小姐姐转口道。

  她似乎是为鞠礼考虑,实际上却是情绪使然,本能的在攻击令她不爽的高蔷。

  鞠礼并没有应声,避开她的提议,声音柔和道:

  “那一会儿就麻烦你帮忙调合同啦,辛苦了。”

  两相道别,挂了电话,她抿着唇沉吟片刻,又点了杯果汁。

  一杯自己喝,一杯握在手里。

  回到办公室时,她脸色很不好看,将自己两杯果汁放在桌上,转头看了眼隔壁坐着的高蔷。

  高小姐正埋头在一份文件上标记着什么,时不时抬头看看电脑,认真工作中的她,完全不知道刚才有人打电话给她领导,打她的小报告,做了她的背后小人。

  鞠礼不知道第几次无声叹息,挠了挠头,她转头喊高蔷:

  “高蔷,你过来一下。”

  高蔷扭头时的表情,与早上如出一辙,仍是挑眉疑惑,不明所以。

  在与高蔷接触的过程中,鞠礼才感觉到,这世上最难的,真不是在为达成某个目的时,与人周旋。

  而是为了长期的协作,改变一个人,磨合一个人,促成对方的成长。

  她其实知道法务部经理给她打那个吐槽电话,也没有多大的恶意,无非就是讨厌高蔷,希望通过告状,让她训斥高蔷。

  可法务部小姐姐实在错估了她的立场,她是高蔷的领导,高蔷做的工作,直观上都是服务于她。

  对其他部门来说,她和高蔷其实是一体的。

  高蔷被讨厌,其实也相当于她的工作受到了阻碍。

  所以,她绝不可能跟法务部小姐姐一起吐槽高蔷,相反,这种时候她必须挺高蔷,因为两人是一体的

  只有其他部门的人明白这个道理,才会即便讨厌高蔷,仍配合高蔷的工作,因为这工作不仅是高蔷的,还是鞠礼的。

  只是她必须改变这个状况,决不能让其他部门讨厌高蔷。

  更必须让高蔷成为自己的助力,而不是阻力。

  说真的,在法务部小姐姐电话打过来发脾气的那瞬间,她真的恨不得回头就将高蔷开掉。

  可刚才看见高蔷埋头工作的样子,她又平静下来。

  别人没有系统,也不似她小小年纪便要照顾自己和弟弟,在生活中被迫得到历练和成长她应该给与更多理解和宽容。

  而且,高蔷也一定有她的优点,鞠礼相信自己能掌握到与之相处的方法

  她从来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在与高蔷合作这件事上,她也不会轻言放弃。

  裁人重招需要成本,不仅hr要考虑这个成本,鞠礼也一样要考虑

  看简历,面试,这些工作是她也要做的。

  再说,难道再招一个,就不需要磨合吗

  至少,她想,一个月的机会,总要给的。

  思维捋顺了,当高蔷坐在她面前时,她也心平气和了下来。

  “刚才去法务部调合同了”她问。

  “嗯,但被法务部拒绝了。”高蔷语气不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鞠礼刚说服自己要理解和原谅,就被高蔷这理直气壮的态度,给气到了,险些破功。

  “不知道看合同需要走流程”她只是交代工作的时候,漏掉了一句嘱咐,居然就能出错。

  “知道要走流程啊。可工作比较急,我就想着先过去要一下,流程后面再补呗。”高蔷说的理所当然。

  “”鞠礼又想骂人了。

  公司难道是你家开的

  别人凭什么配合你啊你说要看就看

  “”高蔷对上鞠礼逐渐凶恶的眼神,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犯错了。

  她眼神躲闪了下,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

  下意识的想笑,却又想起之前鞠礼曾经告诫她,受训诫的时候,不应该笑。

  她抿着唇,显得有些无措。

  鞠礼瞧见她这个样子,快要出口的骂人话,再次憋了回去。

  “自下而上的求调资料,你就不能客气点就算提调合同是对方本职工作,可对方不是机器人,是人类有情绪有情感你能不能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

  鞠礼眉峰微竖,显出几分威慑力,她故意说话声音大一些,以便让高蔷在受训过程,感受到压力和恐惧,以便记得更深:

  “别人对资料有保管权,担负保密责任,你能不能多一个角度考虑事情想一想互动时对方的利益点,然后对症下药”

  对外她会护着高蔷。

  可对内,她必须得骂。

  训一次不听,就训两次。

  训两次记不住,就训三次。

  真要一个月过去了,还是不行,她也不会搅混水,必要让高蔷即便被辞退,也明明白白知道为什么。

  高蔷抿住唇,终于从被责问的懵逼状态里,隐约捕捉到了缘由。

  她想了想,终于开口道:“那我下次遵守规则,客气点,笑一笑。”

  “以后,公司里不管比你大的,比你小的,都用尊称吧。注意表情管理,尽量微笑。”鞠礼觉得,让高蔷因人而异的把握态度,恐怕难以做到,那只好先让她无差别的客气待人了。

  “好。”高蔷应的倒很痛快,没有一点儿反抗意识。

  “”鞠礼看着她这个样子,想骂人和翻白眼儿的欲i望,再次被压下。

  一来一往间,为了保证理性沟通过程中,不让高蔷受到情绪干扰,专注于理性思考;

  也为了不激发高蔷的逆反心理,鞠礼努力冷静自持,就事论事,咬着牙忍下了自己的个人情绪。

  她没有怼人,可还是头痛。

  抿着唇,她将面前多买的那杯果汁,推到高蔷面前。

  高蔷愣了下,捧住果汁,立即有些受宠若惊道:“谢谢鞠礼。”

  一副我做错事,居然还有奖励,真是太幸运太感人了的样子。

  “”鞠礼又想翻白眼儿了。

  “这是给法务部小姐姐的,不是给你的。”她没好气道。

  “”高蔷表情僵住。

  “流程我这边已经走好,也批复了。你去找对方调合同,顺便把果汁给她,跟她说两句软和话。谢谢辛苦了不好意思,这样的话,会说吧”鞠礼觉得,自己就差手把手教了。

  “好。”高蔷难得的脸红了下,捧着那杯果汁,灰溜溜的跑走了。

  鞠礼撑着头,望着高蔷的背影,又叹息一声。

  快快成长起来吧,猪队友。

  养猪真的好累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法务部的小姐姐捧着一杯果汁,溜达到鞠礼跟前。

  有些不好意思道:“夫人啊,刚才高蔷过来跟我道歉了,还请我喝了果汁。你训她了吧”

  “也没有啦,我就是告诉她一定要走流程,不然会让你为难嘛。估计是她自己觉得做错了吧。”鞠礼停下手头工作,笑着道。

  “哎呀,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也有点不冷静。主要是这几天法务部离职了一个人,我这边工作忙不过来,昏了头了。你别介意啊”实际上,她打完电话就意识到了这行为的不恰当之处,立即就后悔了。

  “没有没有,幸亏你跟我说了,不然我都不知道高蔷行事有问题。我还要感谢你帮忙指出呢。”鞠礼说的很真诚。

  “哈哈,回头我请你吃甜点啊,我在公司附近发现了家很棒的甜品店。”法务部小姐姐见鞠礼如此通情达理,刚才因为觉得举止不当而生的悔意,渐渐平息下来。

  再看鞠秘书,怎么看怎么觉得令人舒服。

  心下便生了结交之意。

  “好啊好啊”鞠礼笑的很甜。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法务部小姐姐才捧着果汁回了自己办公区。

  一场小闹剧,虽然创造了些负面情绪,却终于还是被妥善处理了。

  办公室内又恢复了宁静,只剩下忙碌不休的人,和永无止境的工作。

  中午饭时间,她伸了个懒腰,准备给老板安排午饭时。

  抬起头便见高蔷没在座位上,反而是不知道揣着上面东西,在过道那儿低着头踟蹰,也不知道发什么呆呢。

  鞠礼虽然要把控高蔷工作,却不会事事都要管。

  只疑惑了下,便掏出手机,开始思考老板最近的菜谱,以便做不重复,又亮眼的午饭安排。

  可眼角余光却发现,高蔷在那儿踟蹰了一会儿,便偷偷抬眼看她。

  她皱起眉,虽然状似看手机,实则在关注高蔷的一举一动来。

  她实在是被高小姐的闯祸能力搞怕了。

  难道是又犯了什么错,搞了什么事,不敢过来跟她说,又害怕被她发现了挨训

  手指无意识的在手机屏上戳,她开始捉摸要如何应对。

  然后就见高蔷在原地绕了会儿圈圈,终于挪着步子,朝着她走了过来。

  来了来了。

  鞠礼深吸一口气,终于放下手机,不再装忙。

  好整以暇的抬头朝着高蔷望了过去。

  见鞠礼突然抬头如此正式相望,高蔷显然紧张了下,可紧接着,她还是勇敢的走到了鞠礼办公桌前。

  在鞠礼有些疲惫的拒绝眼神下,将揣在怀里的小盒子放在了办公桌上。

  “刚才下去买午饭,看到这家店新出了个甜点,我就顺手买了俩,给你一个。”说罢,高蔷的眼睛虽然还在打量鞠礼的表情,脸上却露出爽朗的笑容。

  “”鞠礼一下呆住了。

  高蔷的行为,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周玲然或者漆敏讷,谁给她礼物,她都不觉得吃惊。

  高蔷买小蛋糕给她,却让她心里轰的被烫了下。

  方才自己一直在揣测高蔷是不是犯错了,倒显得有些小人之心。

  脸红了红,鞠礼抿着唇,此时此刻,终于像一个23岁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一样了。

  她显得有些无措。

  脑海中许多念头在转,应不应该继续维持淡然模样,以维持自己的威严。

  毕竟最为一个比高蔷小这么多岁的人,想管住对方,真的不容易

  她要付出远比其他主管们,多的多的努力才行。

  可这份暖心,却又如此真实,让她没办法公事公办的继续端着架子。

  脑袋里轰轰的响,高蔷还紧张的等着她回应。

  时间仿佛静止,却又在悄悄流走。

  鞠礼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搓了搓小蛋糕的盒子。

  这家蛋糕店是家很出名的法国品牌连锁店,店里的每一种蛋糕都极其漂亮好吃,价格自然也不低。

  每一次店里推出新品,店门口都会排长队,有时候甚至要动用黄牛才买的到。

  高蔷这么短时间里买到,那肯定是黄牛的功劳。

  很有心

  到底,她还是放下了自己每次面对高蔷时的紧绷,和谨慎,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谢谢你,我很爱吃这家。”她仰起头,眼睛弯弯,眸光潋滟。

  高蔷的心终于落下,脸上的笑容变大,露出几颗白又亮的牙齿。

  她在鞠礼弯弯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个弯弯的世界,那世界里,也映出了她的笑容。

  两个人之间紧绷的状态,突然松弛了一些。

  高蔷心满意足的走了,回到她座位上,继续搞工作。

  鞠礼这才悄悄的捧住脸,心里有股热流,噗噗噗的沸腾。

  这热流有个名字,叫成就感。

  周玲然跟她吐槽过高蔷,几乎与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别人不认可她,她也不认可别人。

  别人不愿意跟她说话,她也不跟别人说话。

  入职几个月,终于成功拿到孑然一身成就

  自己上班,自己吃饭,自己干活,自己下班。

  甚至工作不跟上级汇报,搞到领导和同事们,每天不知道她在忙什么,要看日报才知道她的确是在工作

  做一些她自己给自己找的活。

  卢丹起初还是向她发布工作任务的,但是她自己不知道按时反馈工作,变成卢丹想不起来问她,她就默不吭声。

  有时候开例会,她还会打断别人说话,在别人指出她问题时,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搞冷暴力。

  磨合来磨合去,搞到卢丹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慢慢的就对她评价越来越低,觉得她故意不配合,故意搞事。

  后面才被hr协调到她这里来。

  鞠礼虽然不至于因为别人对高蔷的评价,就给这个人定性为无可救药,却也觉得对方孺子不太可教,勉强顶用。

  但

  低头嗅了嗅高蔷买给她的蛋糕。

  石头人的理解和善意,还挺甜

  耽误了一会儿工夫,时间转眼已到十一点二十,鞠礼忙点开手机,开始帮老板安排午饭。

  结果,身边的玻璃落地墙突然被敲响:

  “咚咚”

  她抬头转眸望过去,便见钟立言站在玻璃墙另一边,才收回敲击墙面的手指。

  他朝着他大办公室门口指了指,便悠哉又快速的走了过去。

  跨过办公室大门时,他转头见她还坐在那儿,皱了皱眉,又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勾了勾,示意她过来。

  眼神也仿佛在催促:你怎么还不快过来

  鞠礼挑眉,想到今天下午老板还有会要回公司开,那就是要出去吃午饭了。

  便只揣上手机,可才走出一步,转头看了眼那甜点,想了想,将之也捞在了手心

  放在办公室里,只怕要放坏,她准备把它放在休息区的冰箱里。

  钟立言走了两步,见她捧着个小蛋糕,便问道:

  “今天你过生日”

  “不是。”鞠礼忙摇头。

  对上老板幽深的眼睛,她心里突然有些东西涌动起来。

  一股强烈的想要分享心情的欲i望澎湃起来,就像每每面对弟弟,她就会忍不住想跟对方倾诉自己一天所遇趣闻一般。

  抿了抿唇,她没忍住,翘着眼角开了口:

  “是hr调给我的那个新员工,她给我买了个小蛋糕”

  鞠礼一副炫耀模样,仿佛捡到钱包、中了彩票一样。

  满脸满眼都写着:快夸我,快说我厉害

  这神采让人无法忽略,钟立言便点了点头:

  “嗯,不错。”

  口上虽这么说,表情却很淡。

  下属讨好上级,送小礼物,不是常态吗

  不是很自然而然的事吗

  这么值得高兴吗

  嗯,也对,小丫头第一次当小领导,想必没体会过权利滋味。

  瞧着她高兴又嘚瑟的样子,他想伸手拍拍她的脑袋。

  可眼角余光一扫,四周工位上的员工们,也不知有多少目光是落在他们身上的,便只好作罢。

  眸子闪了闪,他难得开口逗她,用有些硬的口气道:

  “下属贿i赂,你也敢收”

  “”鞠礼的笑容一下僵在脸上,脚步迟缓了下,她转头愕然看向钟老板。

  方才那得意洋洋的眼神,噗一下灭了。

  一向谨小慎微工作的她,捧着小蛋糕,突然就像捧着个烫手山芋。

  像孩子一样寻求前辈、上级认同的心,颤了颤。

  对啊,她和高蔷的关系,好像是不太一样。

  可是,这能算贿i赂吗

  如果算的话,那她给老板买衣服的时候,老板心里是怎么想的

  也觉得她是在贿i赂他吗可是

  一瞬间无数念头挤进大脑,鞠礼口干的舔了舔嘴唇,眼神紧张的闪动了下。

  “”钟立言感受到走在身边的小秘书突然掉队,这才转头望过去,本以为会看到,被他逗笑后如小仓鼠般萌萌的鞠礼。

  却不想看到的是有些惶然的眼神,和捧着小蛋糕变得局促的姿势。

  呃

  四目相对,他眉心微收,突然忍俊不禁,让笑容放肆的爬上了嘴角。

  “”鞠礼挑眉,一时间没理解老板的表情。

  “我开玩笑的。”笑容收了收,他低沉的声音还带着一丝笑意。

  “”鞠礼肩膀一塌,咬住下唇,突然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去面对老板了。

  亲爱的钟老板,您怎么能跟下属开这样的玩笑呢

  您知不知道下属有多担心,多紧张,多害怕自己会有一天因为工作不当,而遭您厌弃啊

  她可是个一直高举着铁饭碗儿,不敢有一时半刻放松的小秘书啊。

  钟立言完全不曾想到,自己一个玩笑之言,会让鞠礼有这么大反应。

  瞧着她充满丰富情绪的表情,他心里抽紧了下。

  好像闯了祸,有些悔意。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已经走到电梯间。

  她也忘记了要把小蛋糕放到休息间的冰箱,便就这么捧着它,跟着钟立言走进了电梯。

  电梯里没有人,他看着她有些恢复不过来的表情,心中那感受,仿佛是难过。

  眼眸一转间,手便搭在了她头顶,一边轻轻的拍,一边低声道:

  “你做的很好,处处都很好”

  说罢这句话,他不知还能说什么,再次沉默了下来。

  可手掌还在她头顶,温柔的轻拍,含着一丝宠,像对待个孩子。

  直到下一层电梯停靠,门打开,有人走进来,他才收回手。

  鞠礼终于恢复了情绪,她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转头道:“对不起老板,是我情绪太紧绷了,您别介意。”

  “”钟立言不知道该回应什么,他此生都如此,面对某些事时,会完全失了创业和工作时的运筹帷幄及笃定。

  有些懊恼的攥了攥拳,眸光定在鞠礼刚才有些紧张,现在又释然的脸上。

  她好像没有怪他,反而还觉得对不起他。

  她的人生,大概就是这样吧打了个趔趄,会自己笑笑,重新稳步继续向前。

  鞠礼是哪怕跌倒,也不怨怪别人,不渴求别人帮忙的人。

  她会自己爬起来,哭都不哭一声。

  钟立言要用力呼吸,才能舒缓胸腔里的微微抽痛。

  某些地方酸酸的,软软的。

  他手臂颤了颤,像有了自己的意识,欲拥抱身边这个人。

  它们想拢住她瘦削的肩膀,它们想按住她的头,用劲儿箍住她。

  攥着拳,他转开视线,盯着电梯上一层层下行的数字。

  走出电梯,他抿着唇,肃着脸。

  坐进轿车,他抿着唇,肃着脸。

  可当车启动,驶向他早就跟司机刘师傅交代好的法餐厅,他终于开了口。

  严肃,认真,诚恳:

  “鞠礼,入职几个月,你一直都做的很好,几乎没有出过什么错。也是这么多年,唯一让我觉得带在身边,完全令我安心的助理。你应该有足够的自信,足够的笃定,这个公司需要你,老板也需要你。

  “不需要谨小慎微,更不需要太过谦逊。哪怕张扬一点,哪怕骄傲一点,凭你的能力,也担的住。”

  鞠礼坐在副驾位上,听着老板的声音醇厚如酒,听着他字字句句钻进她心里,融进她的脊髓,于她脑海中淙淙流淌。

  转过头,清澈眸光闪动,眉毛慢慢舒展开,嘴角翘起。

  她笑的很美,不是张扬自信的美,却天然纯净,发自内心。

  在这一刻,她就是她,不是小秘书,只是鞠礼

  23岁,背负着梦想与生活的压力,因为大领导的赏识与真诚,高兴中脱掉所有武装自己的甲胄,光i溜i溜真情实感的坦诚而笑。

  完蛋。

  以后,她恐怕要为钟老板肝脑涂地,死而后已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钟立言:“哪怕张扬一点,哪怕骄傲一点,凭你的能力,也担的住。”

  鞠礼转过头,因这赏识而感动,胸中生起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豪气。

  望着钟老板俊朗无匹的脸,成熟沉稳的表情,她莫名想开口叫爸爸。

  明天中午12点见,大家今天睡个好觉

  感谢在20191110 21:57:1120191111 22:06: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燕清决 3个;白 2个;曦和、木柚、yixiaxia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蓝二哥哥 97瓶;郁青青 50瓶;白子君 38瓶;喵喵喵咪呀 30瓶;傻呆呆的天真、啦啦啦,卖报家 20瓶;不知深浅 17瓶;更砂、叫朕父皇 10瓶;飞天雪 8瓶;蓁蓁、团绒 6瓶;果果子酱369852、画船听雨眠丶、无关风月、快乐书虫、小雪 5瓶;梦里啥都有 4瓶;粉团米诺 3瓶;竖起一根大黄瓜、羡羡、春风眉睫、坑里来去、小妍是木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小秘书系统,小秘书系统最新章节,小秘书系统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