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楚!”史庒回答道,“此事乃前任仙郡大人朔冰在任的事情,后来门内暂让邱博冲邱师叔掌控贺兰阙,待晚辈接管时,骑射府已经由向蛩掌管,晚辈也就没再理会池家的事情。不过,晚辈倒是知道这凶手应该是七灵山的死灵,就是所谓的骑射死灵,先前已经有不少骑射死在他们手中。而今七灵山被天尊府仙兵镇守,以后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骑射死灵?已经死了很多骑射?”梦阳心里一惊,眼中生出一张疑虑,看向白溪。

  “怎么了?”史庒有些不解道,“三位前辈难不成是专门为池锺平,亦或者骑射死灵来的?”

  梦阳迟疑了片刻,将静音仙禁打出,说道:“是这样的……”

  梦阳说完,将破碎的墨仙瞳也交给了史庒。

  史庒听得也是骇然,他仔细看了墨仙瞳,犹豫了一下说道:“三位前辈,池锺平早就死了,池家的仆人也都遣散。想证明这墨云瞳内的事情,比较难办!”

  然后史庒有些开玩笑似的说道:“不过池锺平是不是仙傀,我不清楚,但现任的骑射向蛩,倒是有些像仙傀,他整天皮笑肉不笑的……”

  刚刚说到此处,史庒突然愣了,那笑容凝结在脸上,随后,史庒、白溪、梦阳和羽芽仙子四人异口同声道:“向蛩也是仙傀!?”

  “不,不……”随后史庒摇头道,“向蛩应该不是仙傀,晚辈曾见过他施展仙术时有精血喷出!而且,他的幼子也十几岁了……”

  “嘿嘿,这还不简单?”羽芽仙子笑了,说道,“我现在就给门内传讯,找个认识向蛩的问问……”

  “何必那么麻烦?”梦阳冷笑了,他一抬手自百纳袋内拿出一个状若水滴的仙器,说道,“我这里就有一个专门探察仙傀的仙器!那池至诚不是说了么?他的仙器能探察,我这个仙器更加可以……”

  “若向蛩也是仙傀,那就有意思了!”羽芽仙子微咬嘴唇道,“用仙傀替代我青玉门骑射,到底居心何在?”

  “嘿嘿,这个更简单!”白溪笑道,“将向蛩擒拿了,逼问即可!他不过是不入流的仙傀,怎么可能是我等衍仙敌手?”

  “确实!”梦阳想了一下道,“即便他有主人,最多也就是个衍仙,我等三个衍仙,定不会有失!”

  “那也不能大意……”羽芽仙子说道,“我等结阵!”

  “嗯,师妹所说没错!”梦阳点头,“我等耗费如此之大的心血,绝对不能出问题!”

  “不过……”白溪思忖片刻有说出自己最后一层疑虑,“我还是有些不解,若这向蛩乃是门内师长亲自所为呢?我等岂不是惹了大麻烦?”

  “白溪师兄……”羽芽仙子抿嘴笑道,“若是你,你会对我青玉门弟子下如此毒手么?将一个外门弟子扼杀,换做自己的仙傀?”

  白溪倒没什么犹豫,摇头道:“白某或许丧心病狂,但下手对付自己门内弟子,确实不易啊!”

  “那就对了!”梦阳点头道,“连你都不忍心,我青玉门弟子哪个能忍心?”

  白溪尴尬了,笑笑道:“梦阳师兄,小弟……不至于如此不堪吧?”

  梦阳罕见的笑笑,没再说什么。

  随后白溪等三人谨慎的将仙禁布下,史庒才叫来仙兵,吩咐他去请向蛩过来商议如何迎接新任仙郡大人的事情。

  等仙兵走了,史庒笑道:“如此一来,向蛩必不会有戒心……”

  史庒的话不曾落地,军案之上的仙郡印玺生出光耀,史庒眉头一皱,抬手一点,里面出来镇守传送仙阵仙将的声音:“禀仙郡大人,末将接到宗门传讯,新任仙郡大人准备传送过来,大概一盏茶工夫即到!”

  史庒听了,急忙起身,拿了仙郡印玺,说道:“三位师祖,按照我青玉门规矩,晚辈要去传送仙阵处迎接新任仙郡大人……”

  “嗯,你且去吧!”白溪笑道,“你在此处也没有用,带我等将向蛩擒拿了,正好算你的一件功劳。”

  谁不想有功劳啊,史庒听了大喜,急忙躬身道:“如此多谢三位师祖,晚辈没齿不忘。”

  “快去,莫泄露消息!”梦阳摆手道。

  “是,是……”史庒急忙回答道,“晚辈就一个人过去,一个仙兵都不带!”

  看着史庒离开的背影,白溪抬手取出一个晶符,仙力催动之下,晶符没入白溪的顶门,随着一层青气之白溪顶门落下,白溪已经幻化成史庒的样子。

  梦阳和羽芽仙子相互看看,分别站在殿宇两侧,身形随着银光闪动消失不见。

  史庒前脚走,向蛩后脚就到,他跟平常一样飞到军案之前,躬身施礼道:“末将见过仙郡大人!”

  白溪放出一缕衍念探看,果然如史庒所言,向蛩周身没有一丝破绽,完全就是尘仙模样。只不过,白溪也特意看了向蛩的脸面,虽然口中恭敬,但那脸上的神情严肃,似乎是不苟言笑的。

  “向骑射,请起……”白溪笑笑,一挥手,梦阳的探察仙器飞到向蛩面前,说道,“这是宗门内送来的,你先看看,事关新任仙郡大人的。”

  “是!”向蛩不疑有他,抬手接了,也就在那水滴触到向蛩手掌的时候,“啪”的一声炸裂,一层淡淡的水雾将向蛩罩住。

  “嗡嗡……”水雾本是无色,一触到向蛩体表,立时发出淡黑色光影,好似墨滴被稀释!

  “啊??”白溪吃惊道,“向蛩,你果然是仙傀?”

  “大人什么意思?”向蛩依旧脸色不变的惊问道。

  向蛩身后,梦阳和羽芽仙子分别转出,但见两仙双手搓动间,整个殿宇四壁生出一重重状若海浪的仙禁,莫说目光不能透过,就是衍念,仙灵元气皆是被隔绝!

  “嘿嘿……”白溪一拍顶门,将晶符揭下,显露了本来面目,冷笑道,“向蛩,到了此时你还不老实吗?是谁派你来的?这贺兰阙又有什么天大的隐秘?”

  说话间,白溪等三衍仙唯恐有变,早把灵压放出,将向蛩压得死死!

  “嘿嘿……”向蛩一声冷笑,也不见什么动作,“啪”的一声脆响,好似体内什么东西破碎!

  紧接着,“呜……”一声风啸,向蛩头顶笔直的高空处,一个黑漆漆的门户突然出现,这门户出现的是如此怪异,三衍仙联手布下的仙禁如同不存在!

  门户无声无息打开中,一股白溪、梦阳和羽芽仙子无法想象的意志轰然落在向蛩身上。向蛩冷笑的身形停滞下来,整个殿宇内泛起鱼鳞状的细小空间纹理,看起来如同汪洋大海中的波涛!

  “不好!!这……这是神降!!”白溪大惊,他哪里不知道仙傀的主人马上就要降临?能施展神降的仙人,岂是自己能惹得起??

  可是,那落下的意志太过浩然,整个殿宇在其笼罩之下,根本没办法动弹。

  突然间,白溪的目光发直了,因为他看得清楚向蛩的脸又开始变了,一个接着一个,好似变脸!当得最后一张脸又恢复向蛩的相貌时,一道银光在漆黑的门户中显露出来……

  黑色门户中一束银光射入向蛩的眉心。一个如同六瓣的银色斑痕出现,随即斑痕的银光急速蔓延,向蛩的声音消失,一个陌生的声音冷冷的问道:“你们这是作甚?”

  “前……前辈……”白溪吓得结巴,急忙说道,“这……这是误会!”

  “哼……”那陌生的声音冷哼一声,“都逼得老夫下界了,还是误会?既然你们这么好奇,那老夫就让你们知道知道好奇害死猫的道理!”

  说着,向蛩抬手一点,白溪但觉眼前所有光影都聚集在向蛩那看起来苍白的手指间,那光影是如此绚烂,如此丰富,似乎他以纪计数的岁月都在这光影中蕴藏,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幼年刻苦修炼的身影……

  身为衍仙的白溪双目痴呆的站在那处,随着向蛩左手手指点落,白溪的相貌开始出现衰老,不过是数息,白溪已经成了历经风霜的老者,而待得向蛩指尖触及白溪额头,岁月如风自白溪身上飘过,向蛩居然化作干尸,枯骨,甚至在风中破碎……

  “该死……”向蛩突然低骂一声,目光扫过梦想和羽芽仙子,根本不理会他们,那点在白溪额头的指头突然转而一点,径自落向空间一处,而随着指头离开,白溪已经化作了尘埃飘散在空中。

  且说史庒,他心里带着兴奋飞出骑射府,径自到了传送仙阵之外,他觉得自己运气很好。若是按照惯例,新任仙郡大人前元日就该过来,自己如今应该已经返回青云山,这天大的功劳怎么可能落在自己头上?

  Ps:喜欢本书的诸位道友,请到起点(book./info/1010594608)订阅支持一下,投个月票,投个推荐票,收藏,打赏,感谢一切形式的支持!!

  向蛩要赶尽杀绝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修神外传仙界篇,修神外传仙界篇最新章节,修神外传仙界篇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