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只能赶紧跑到不远处去寻自家栓在庭院外的座骑。

  “老刘,你说,杨校书这首《水调歌头》,就他醉的那样,这能是好词吗?”

  “不是好词,王爷爷能跟疯了似的又哭又笑的,不是好词,王爷爷犯得着这么急着回去?”

  二人一面小声地议论着,一面解下了座骑,看到了那名禁军骑从一脸惆怅地呆在原地不知所以的模样。

  牵着王公公地座骑来到了禁军骑从跟前。

  “这位将军,你且先跟咱家过去,放心吧,没人夺你的马,我们王爷爷那是为了给陛下送佳作。”

  “多谢二位小公公。”禁军骑从赶紧地朝这二位一礼,跃上了那王公公的座骑,随着二人疾驰而去。

  同一时刻,杨谦正平静地躺在一张床板上,四面侍者满脸无奈地抬着这位已经醉得不醒人事的杨小官人朝着庭院外走去。

  身边,还有一名王公公安排的小宦官一个劲地催促。“赶紧的,让外面准备好马车,前面的官人还请让让……”

  一干词臣满脸懵逼地打量着那躺在床板之上,一副人事不知模样,溢散着酒气的杨小郎君。

  “这位公公,此人怎么喝醉了?”

  “这也太不尽职尽责了吧,虽然酒可助灵感,可这样喝得烂醉,实在是……”

  小宦官也不敢得罪这些词臣,笑着敷衍了几句,继续将杨谦弄出了庭院。

  小心翼翼地将睡得死沉的杨谦弄上了马车之后,这才催促着向那文坛盛会所在疾驰而去。

  #####

  一张张的宣纸,被传递而来,经过五位仲裁者的审阅,四人打叉,那便直接扔到了一边,交给另外一边的另外一组仲裁者,若仍旧四人打叉,那它的归宿就是废纸篓。

  只有三个叉,或者没有叉的,则会送给另外一组仲裁者。

  他们将会再次审阅,这一次不再画叉,而是开始画圈。

  之后移送另外一组仲裁者,如果在这里,仍旧只得两个圈,那就进废纸篓。

  如果在这里能拿到三个圈,那么它们就将会被抄录在宣纸之上,然后覆盖在一个个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灯笼之上,点亮灯笼,然后悬挂到那片巨大的空地上。

  每当悬起一个灯笼,就会有人聚焦到那灯笼之下,或仔细欣赏,又或者是低声吟诵。

  能够高悬在此的,都是历经了层层选拔的,只看那满地尽是被废弃的纸张,再看看那从入夜时分,一直到现如今,这才悬挂起了不足百盏灯笼,就足见这筛选之严格。

  杨广则慵懒地斜靠着榻,饮着美酒,时不时,便会有宦官将一个灯笼提到了阶前,然后由一位声音高昂清越的伶人大声地吟诵出灯笼上的《水调歌头》。

  那些此刻已经难再保持正襟危坐姿势,都或斜倚,或盘膝坐的朱紫显贵们,便会在宦官摆放在自己跟前的宣纸之上,在那优、良、中,下四个之上,寻找中意的画上一个圈。

  在列席的过百者中,超过半数选为良的,才有资格被传递到了杨广的手中。

  觉得有中意的,杨广便让宦官交到阶下的乐师手中。

  伶人在乐师的伴奏之下,缓缓唱响。

  不过,以杨广的文学造诣和水平,常常递上来的七八张作品里边,也就能够被挑中一二。

  当然,某些大家之作,自然不必经过这样的筛选,便径直会由宦官直呈列席,以供诸位朱紫显贵、世家门阀,文坛大佬甄选,然后呈至陛下御前。

  这些人出手,自然不会是平庸之作。

  不论是之前的太学博士刘焯,又或者是那位世家门阀的文坛领军人物王通,或者是虞世基这等才名显于天下的词臣。

  他们的作品,亦都得到了杨广的青睐。

  不过,对于今夜而言,对于这种必定受天下人瞩目的文坛盛会,若是魁首之作过于平庸的话。

  那么,这场文坛盛会的影响力和效果,绝对是大打折扣。

  所以此刻,摆放在了杨广的案头,足足有十余份上佳之作。

  但那也不过是针对于其他人而言,却没有像杨谦之前那首《望江南》般直击人心甚至是灵魂深处的感染力。

  听着伶人的低吟浅唱,宫中乐师们那精妙绝伦的乐器弹奏。杨广继续兴致勃勃地与那萧皇后下着象棋,饮着美酒。

  “赵伴伴……”

  杨广头也不抬的一声低唤,让身边的宦官赶紧行到了榻沿。“奴婢在。”

  “去问问,小杨卿家那里如何了,怎么这会子,还未见其作送来。”

  “奴婢这便去……”赵宦官恭敬地答应一声,退到了旁边召来了腿脚灵便的小宦官低语数声。

  小宦官心领神会地快步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只是,小宦官这才沿着列席边缘向外跑出了二十余步,就看到了王公公帽歪眼斜地打马冲了过来。

  不过王公公也终究没胆继续策马前冲,停在了距离列席尚有三十步处,勒住座骑下马。

  “王爷爷,陛下方才口谕,问起杨小官人的作品。”

  “来了,不,让开,咱家要亲自送过去。”王公公看着这位小宦官,呵呵一乐,直接把这个小兔崽子扒拉到一边去。

  这样的好事情,怎么能让你占了便宜,咱家这些日子的辛苦,可不就是为了等待着这最后一刻?

  然后,一干禁卫就看到这位王公公根本没有理会自己歪斜的帽冠,还有那散落下来的花白头发,甚至还刻意地扯了两把衣襟,让自己显得更狼狈一些。

  这才跌跌撞撞地朝着列席尽头的方向狂奔而去。

  “陛下,陛下……老奴幸不辱命,取来杨小官人的《水调歌头》。”

  远处传来的嘈杂声,倒还没有什么,可是当看到了被自己指派到了杨谦身边去蹲守的王伴伴脚步踉跄,帽歪衣斜的奔了过来。

  杨广亦是给吓了一跳,坐直了身形。这家伙是被人打了?

  很快,他的注意力便落在了王公公手中拿着的那张宣纸上。

  随着杨广的示意,王公公赶紧趋步走到了近前,恭敬地双手奉上。

  “陛下请看……”

  杨广接过,迫不及待地摊开宣纸,目光落于纸上,只得见第一句。

  便下意识地抬起了头,看向那乌沉沉,被云层遮盖的夜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再一次落回到了宣纸之上,身畔的萧皇后也忍不住凑上了前来。

  只匆匆扫了一眼,亦如天子杨广一般,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天穹。

  “???”

  (以下字数免费)感谢有爱天地间、小桃子是乖宝宝、枫叶(丁丁)的打赏,诸位大爷看得开心,记得多多投票,多多打赏哟,么么哒。

  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大主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隋唐君子演义,隋唐君子演义最新章节,隋唐君子演义 大家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